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 > 电影新闻»《湄公河行动》现实版比电影更震撼!还原真实的湄公河行动(图文)

《湄公河行动》现实版比电影更震撼!还原真实的湄公河行动(图文)

时间:2016-10-08

 2011年10月的“湄公河惨案”震惊中外。公安部组织多次境外联合执法实施围捕,终将元凶糯康缉拿回国!5年后,电影《湄公河行动》火爆上映!剧中陈宝国饰演的公安部部长,原型是谁?是谁在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这个国庆节,

湄公河行动,湄公河行动电影,湄公河,彭于晏,张涵予

  电影《湄公河行动》迅速火爆,

  成为大家的谈资热议。

  说起这部影片,还是根据

  2011年“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改编的,

  影片讲述的是一支战斗小组

  为查明中国商船船员遇难所隐藏的阴谋,

  抓住运毒案件幕后黑手的故事。

  5年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记者王亮,

  就跟随中国巡逻执法船巡逻湄公河执法,

  亲身经历了那段惊心动魄的时刻。

  今天,我们把这名军事记者当年的手记再编发出来,

  让您感受更真切的“湄公河行动”。

  近年来,湄公河水域尤其是老挝、缅甸、泰国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区武装贩毒、武器走私、绑架勒索等犯罪活动猖獗,船舶遇袭事件频频发生。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船在湄公河水域遭武装人员袭击,13名中国船员遇害。从12月10日开始,中老缅泰四国开始在湄公河流域开展联合巡逻执法。 2012年1月14日至1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记者王亮跟随中方巡逻执法船亲历湄公河巡逻执法。

  夜宿关累港

  1月13日晚6点,我们驱车到达云南西双版纳关累港,4辆大型厢式货车整齐地停在码头,十几名工人忙着从商船上往车厢内搬运食用棕榈油——这批货物从泰国进口,由湄公河运至中国关累港后,再通过陆路转运至缅甸。自去年12月10日中国、老挝、缅甸、泰国四国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以来,关累港正在恢复往日的繁荣。

  晚上8点,我登上停靠在关累码头的“民盛号”商船,船上装的是大葱,准备从关累运往泰国的清盛港,船老板夫妇吃过晚饭正在舱内看电视。在驾驶室内,我采访了船老板孙先生。面对录音机,孙老板略显几分谨慎:先是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只说“叫我老孙好了”;在问及是否遇到过袭击时,老孙避而不谈自己的经历,只是讲述听说或者看到过的别的商船的遭遇。

  在驾驶室昏暗的灯光下,孙老板讲述着自己在这条水路上打拼的经历。他说,自己在湄公河做水上运输和贸易已有十六七年,从给别人打工到自己单干,生意逐渐由小做大,但这几年航线安全问题让他颇为挠头。经常有中国商船遭到不明持枪人员登临检查,或收取“保护费”,或掠走钱财货物。他说自己只会跑船,也没有别的本事,对他来说转行太不现实,只好硬着头皮跑。去年10月5日,13名中国船员在金三角水域遇害之后,湄公河航运一度中断,很多曾经一起打拼的伙计都去另谋生路,关累港也成了“死港”。孙老板告诉记者,“直到去年12月联合巡逻执法启动后,湄公河才恢复了通航,关累港才慢慢地又聚起了些人气。”孙老板的妻子插话:“挣钱是小,平安是大,希望政府能够把巡逻执法坚持下去。”

  巡航湄公河

 边陲小镇关累下了一夜的雨,温暖湿润,14号清晨7点,在浓浓的夜色中我们来带到码头,由两艘中方巡逻执法船和一艘老方巡逻执法船组成的船艇编队,正等待出发的命令。

  我登上中方巡逻执法船,同行的四个记者被要求和所有队员一样,穿上厚重的橘红色防弹救生衣,戴上黑色的防弹钢盔。7点半,全副武装的战斗队员在甲板一侧站坡完毕,随着三发绿色信号弹划破夜空,联合巡逻执法船编队冒雨从关累港码头启航。

  早上的8点钟,船队驶过中老缅三国交界处的第244号界碑,离开中国水域,进入老缅交界的湄公河国际航道。此时,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我来到前甲板,和正在执行警戒瞭望任务的队员一起半蹲在甲板两侧的由厚重钢板构成的掩体后面,观察河道上的情况。我面向船只前进的方向,左手边是老挝,右手边是缅甸。细雨蒙蒙中,河道前方和两岸山上云雾缭绕。因是顺水,船行的速度不算慢,郁郁葱葱的原始密林从两岸掠过,倒映在曲折狭窄的河道中。河道上不时有一些商船通过,擦肩而过时,有些船员还在向我们招手。可以感受到,受治安状况影响曾经一度停止航运的湄公河正在重现勃勃生机。

                                                                湄公河流域尤其是金三角水域武装贩毒等犯罪活动猖獗,船舶遇袭事件频发。

  半蹲在我身旁的队员叫李堂,他手握冲锋枪,双眼警惕地注视着前方的河道和两侧的密林,还不时通过对讲机报告看到的可疑情况。他告诉我,湄公河水域情况十分复杂,他们针对可能遇到的各种突发情况进行过多次的演练,执行观察瞭望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他的主要任务是观察岸上是否有携带武器的可疑人员,防止他们使用枪支或火箭筒袭击巡逻船;观察水面上是否有可疑小艇在跟踪并企图靠近或登临巡逻船,是否有水雷、拦截锁链和漂浮爆炸物,要及时发现、及时判断、及时上报,从而帮助指挥员及时做出正确处置。

湄公河危机四伏,除了恶劣的治安环境,还有险象环生的自然环境。湄公河航道多礁石、险滩、急弯、暗流,很多巨大的岩石突兀地从河道中央冒出来,显得面目狰狞,湍急的水流打在上头,飞溅出巨大的浪花。

       我来到位于二楼的驾驶舱,来感受在湄公河上行船的惊心动魄。在这条航道上跑了14年航运的操作手谭建华,一边娴熟地摆弄着面前的操作杆,一边提醒身旁的新手注意河道上随时都会出现的险情:“我们马上到帕山了,帕山像一道门,帕山石门。”帕山是湄公河上一处最窄的河道,只有12米宽,锋利的岩石刀削斧砍一般耸立在狭窄河道的两侧,水流也在这里陡然变急。我们的巡逻船宽7米多,必须提前调整好船头方向,十分精确地对准帕山航道,船体顺着湍急的水流飞速穿过这道石门时,恰似穿针引线,船舷几乎要擦到了两侧的礁石,叫人不禁惊出一身的冷汗。为了保证安全行船,每艘船之间须保持500米以上的距离,一旦前船遇到紧急情况,后船才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和距离。

                                                   湄公河航道多急流险滩弯道,最窄处仅有12米宽,通过时船身紧贴两侧礁石,非常惊险。

  惊魂未定,又一处险滩迎面而来。两岸山体缩窄了河道,奔流而下的河水激起很多大浪,加上此处河道落差突然增大,船行到此都会产生剧烈的颠簸。谭建华告诉我,这里就是著名的挡龙滩。挡龙滩,单从名字你就可以感受到它的惊险,这气势把水中的蛟龙都要挡在这片险滩之上。

  中方巡逻执法船在湄公河主航道巡逻执法。

  帕山石门和挡龙滩好似两道鬼门关,而且相距甚近,只有50米,一分钟之内连闯两处险段,这让很多颇有经验的老船员也会感到有些应接不暇。

  下午五点,我再次来到前甲板,此时巡逻船已经进入犯罪活动最为严重的缅甸、泰国、老挝三国交界的金三角水域。观察瞭望岗位上的队员已经提高了警戒等级,他们手中携带轻武器,双眼警惕地注视着河道,不放过任何可疑的情况。

       船队一路顺利航行。根据湄公河实际航行条件,夜间不能通航,傍晚六点,联合巡逻执法船编队安全驶抵今晚的锚泊地——位于老缅泰三国交界水域的老挝金木棉码头,受到当地群众和船民的欢迎。

  惊心金三角

  夕阳余晖给整个金三角镀上了一抹金色,色调温暖柔和,湄公河流到这里河面开阔起来,水流平缓,两岸渐渐灯火闪烁,泰国岸边一尊金色坐佛神态宁静安详,注视着船来船往......此情此景,让人会暂时忘记这里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毒品产地,是湄公河航道上最危险的水域。

    中方巡逻执法船停靠金三角老挝金木棉码头。

  湄公河的存在是“金三角”形成的一个重要地理原因,它的河道将东南亚的崇山峻岭拦腰切断,加上山脉之间众多的深谷和湍急的支流,造成了无数的峡谷和绝壁,形成了大片的交通死角。由于特殊的地理原因,金三角地区在经济和文化方面与外界联系较少,有关国家在很长时间内难以对金三角地区进行深入或有效控制。但适合农作物生长的良好气候条件,加上地形、地貌的特殊性和复杂性,给这个区域众多民族的生存繁衍,还有各式各样的割据势力、区域力量或民族武装创造了极好的生存和回旋之地。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个落后狭小的死角却源源不断地散发着腐蚀文明社会的能量,顽强地向世界宣布着它的存在。复杂的地理、纷繁的民族、畸形的力量,为在这里上演的种种神秘故事搭造了一个极佳的舞台。

 很快,夕阳下的宁静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巡逻执法船接到报警:14日19时10分,在湄公河国际航道孟喜岛上游会龙河口,中国“盛泰11号”商船遭到老方一侧不明身份人员枪击,报警后失去联系。在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下,中老双方紧急联合处置,决定由老方电话联系距事发地较近的老挝孟莫军营,派出警力从陆路赶赴事发现场进行搜寻并展开救助。同时,老挝巡逻执法船艇战斗队员登上中方的执法船艇,与中方战斗队员一起沿水路紧急开往事发地点,联合处置这次突发事件。

接到中国商船“盛泰11号”遭枪击报警后,战斗队员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全船所有人员迅速进入战斗状态。我将头盔和防弹衣上的系绳紧了紧,拿着采访机、照相机冲出指挥室,来到前甲板。这里是全船战斗气氛最紧张的区域,中老双方的战斗队员穿插站立倚靠在甲板两侧钢铁掩体的后面,队长在小声叮嘱每一名队员夜战的注意事项,如何发现目标,如何瞄准射击,如何隐蔽自己。随着 指挥员一声“枪弹结合”的口令,耳边传来了密集的装弹夹、拉枪栓的声音。子弹已上膛,这声音提醒每一个人,这不是演习,这是实战

  环顾四周,发现只有我的手上拿的不是枪,是采访机。作为留在战斗区域唯一的记者,我生怕给行动增添麻烦,在一片黑暗之中我找到队长,小声说:“我会保护好自己的。”队长嘱咐我:“一旦枪响,你就紧贴掩体,趴在地上,这样最安全。”

  四周一片静寂,除了湄公河的水声,我可以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突然,这静寂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打破,我们的船艇开始启动,调头,沿湄公河逆流而上,朝出事水域驶去。

  我半蹲在掩体后面,从射击口朝外望去,此时的湄公河夜色渐浓,两岸的原始密林漆黑一片,从密林深处偶尔发出的零星微光更增添了不安的气氛。显然,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巡逻船上的两组探照灯不停地摆动,向航道和岸边照射。我想,这一是为了夜航的安全,二是对黑暗中可能存在的潜伏目标的震慑。

  巡逻船指挥室内的灯光亮了起来,我打开厚重的大铁门,从前甲板回到指挥室。指挥室的大屏幕上显示的是由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实时传来的动态画面,可以看到我们的巡逻船正在逐渐接近“盛泰11号”出事的水域。屏幕下端显示的是巡逻船通过卫星给“盛泰11号”发去的短信,其中一条是要“盛泰11号”打开大灯,便于赶去的老挝人民军及时发现他们并登船实施保护。

战斗队员进行战斗准备

  随着越来越接近出事水域,指挥室内的气氛也骤然紧张。指挥部决定选出四名中方战斗队员做好上岸实施解救的战斗准备。他们脱下橘红色的防弹救生衣,换上更适合在夜间陆地使用的迷彩防弹衣,并撕掉防弹衣上的荧光条,防止夜间行动时暴露目标。每个人带上了六个压满子弹的弹夹,十枚爆震弹,还有红外夜视仪。

 

 

 

 

 

中方巡逻执法船赶到事发水域,并与遇袭中方商船“盛泰11号”靠帮。

  船舱玻璃上的弹孔提醒我们,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幕,子弹穿透玻璃,又贯穿两层墙板,直直打进对面舱室的门板里。船长胡探宇告诉我们,他们在泰国清盛港装载完一船的木材,返回西双版纳关累港的途中,晚上七点多钟,当行驶到孟喜岛上游会龙河口的时候,先是看到老挝一侧的河岸上有个手电筒在晃动,当船行至与光源齐平的位置,对方就开枪了,是连发,由于是晚上,可以看到通红的子弹满天飞。当时驾驶室内的船员腿都吓软了,松了车,立刻趴在地上,按了报警按钮。船长冲出驾驶室时刚好看到有两三颗子弹穿过船舱,过道里面也是一通红片。

                                                                                    中国商船“盛泰11号”船长胡探宇讲述遇袭经过。

  他马上意识到松车之后,船只还会在原地继续遭袭,武装人员甚至会登船,若是那样后果不堪设想。他赶紧回到驾驶室把油门加满,半蹲在舵机后面,露出半个头观察河道,坚持把船朝上游方向开出两公里后停靠在岸边。此时,船员们全都躲在了机舱里面,因为机舱中有很多机器设备,子弹不易打穿。他们就趴在机器设备的缝隙中坚持了三四个小时等待救援。

                                                                                记者身后玻璃上的弹孔告诉人们这里刚刚发生的惊心一幕。

  中央广播电台军事记者王亮随战斗队员登上遇袭中方商船进行采访,记者身后玻璃上的弹孔告诉人们这里刚刚发生的惊心一幕。

  随即,老挝人民军组织140多人在案发地附近展开围捕,中方执法人员进行了询问笔录、拍照取证等工作。

                                                                                        中国警察登上“盛泰11号”船勘察案发现场。

  我拿着刚刚采到手的素材回到中方巡逻执法船制作报道。凌晨四点,我带上笔记本电脑和海事卫星电话从底舱来到后甲板回传刚刚做好的录音新闻。因为海事卫星翻板必须要对准东南方向的卫星,不能有任何遮挡,我只能暂时将自己全都暴露在外面,四周一片漆黑,脚下是奔流不息的湄公河水,江风吹动岸边原始密林的枝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我身边的掩体之后就是全副武装的战斗队员在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况,毕竟在这片水域枪声还未远去。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疲倦竟让人失去了对于恐惧的敏感。

                                                                                   军事记者王亮躲在甲板掩体后面用海事卫星电话发稿。

 

  在湄公河上发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河道激流急弯,卫星信号难以捕捉;湄公河治安状况堪忧。图为中央广播电台军事记者王亮躲在甲板掩体后面用海事卫星电话发稿。

  15日清晨,天蒙蒙亮,两艘中方巡逻执法船一前一后护送着遇袭商船“盛泰11号”开启了回国的航程。

  16号中午1点,船队行驶到湄公河班扎屋滩险段,由于河道突然变窄,水流变急,上下水位落差加大,逆流而上的船只无法靠自身动力前进,只能靠队员上岸固定缆绳,用绞缆的办法闯过险滩。

3点,我正在舱内做节目,突然手机开始接到一连串的短信,有信号了,已经驶入祖国境内了!我们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迫不及待地脱掉已经穿戴了三天的防弹衣和钢盔,冲到前甲板上去透气,在云南暖暖的阳光下伸个懒腰,突然意识到几天来似乎都不敢大口喘气,也不敢站直腰板。

 

16日16点10分,中方巡逻执法船护送着在湄公河遇袭的“盛泰11号”中国商船安全驶抵云南西双版纳关累港码头。

 

                                                                              湄公河多急流险滩。图为航行至班扎屋滩时,需靠绞缆通过。

  下午

 

       湄公河行动,真实湄公河行动,湄公河行动现场

战斗队员进行战斗准备

 

  队长喊军医给每个人发一个急救包,并且特别叮嘱要在每个急救包里都放上吗啡。队长语调平稳而坚决。作为一名军事记者,当听到“每个急救包里都放上吗啡”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禁热血沸腾,我明白,他们已做好了负伤甚至牺牲的准备。

  队长把几名队员叫到身边,做着临战前最后的嘱咐:“当你受伤之后,你可以大喊,大喊可以释放你的压力和紧张,可以降低你的血压,你的血流量就会减少,你就能争取时间,同时用急救包拼命地按压住你的出血部位……”

  午夜时分,我们的巡逻船安全驶抵出事水域,和“盛泰11号”船靠梆后,我跟随持枪的战斗队员一起跳上了“盛泰11号”的甲板。船上拉满了木材,爬上爬下,在船上行走十分困难。我们登上二楼的船舱,见到惊魂未定的船员,得知事发时船上一共有五个人,没有人员伤亡。

影视速递
娱乐图库

明星速递

娱乐快报

Copyright © 2010-2015 989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鲁ICP备14028165号